菲律宾申博sunbet菲律宾申博sunbet

sunbet360_雨城简讯网

TSA简化变BCA 家长老师不收货 「仍以考试为本,非真正学

特首林郑月娥暗示BCA或无须搁置,被质疑是不履行竞选承诺「走数」。基本能力评估及评估素养统筹委员会,就检讨小三BCA事宜,将在下周三开会,有机会即日向教育局提交报告建议。教协早前的调查发现,近八成小学教师不赞成全面复考。反对推行TSA/BCA的家长组织「家长联盟」,周三参与跨党派立法会议员举行的联署行动,促请当局暂停今个学年的评估,以便有更大空间检讨整个制度是否有必要继续推行。 

BCA被视为「简化版」的TSA,即使BCA的考题比TSA容易,家长老师仍不接受,认为一日有这个记名考试存在,学校便会继续以教授考试题目作为上课目标,学生要学习的是答题技巧,而非有用知识。家长老师更担心会出现另一个循环,BCA终有一天又回到TSA的刁钻难度。

Pancy的大女儿在九龙城基道小学读小三。她忆述,女儿读小一时,校方为应付TSA,已安排家长额外购买TSA的模拟试卷,亦为小三学生安排模拟考试,让他们熟习TSA的考核模式。随着TSA争议声引起关注,学校停止要求家长购买相关练习,女儿目前需要操练的试题数量有所减少,但功课量仍然很多,形容女儿的生活「冇咩改变」,依然非常繁忙。

Pancy说,校内的课程、功课、测考等内容,依旧贴近TSA/BCA的考核模式,令她非常反感,「例如中文阅读理解,一篇文章,题目pattern一定係:头两题係要从文章搵词语,令句子变番通顺,之后就係选择题,係TSA嘅形式。老师亦一定会教学生,先睇题目,跟住再睇下篇文,但就要速读,要求你喺最短时间,消化文章、答啱问题。由一年级开始,到三年级都係咁做」、「即使平时功课冇晒BCA、TSA嘅名目,但学校会有阅读理解补充,入面有小贴士,係教你答题技巧。」

她认为,小朋友以考试导向的形式学习,只能学做考试机器,「佢哋唔係学点样欣赏一篇文章,只係见到篇文,就机器式、条件反射式咁,要应用考试技巧处理问题。」即使女儿成绩四平八稳,能应付平常课业要求,却仍未能完全消化所学知识,「例如英文,要串一至十二月嘅英文生字,默书嗰阵就会记得,但而家都未必记得。有时都会怀疑,究竟佢哋係咪真係识呢?」

Pancy表示,考试主导的教学犹如「操卷班」,只要求学生熟悉题型,学习过程沉闷枯燥,女儿面对中、英、数三科一向不太雀跃,态度「好似应付咗啲嘢咁」,但面对无须考TSA/BCA的常识科,女儿的兴趣明显更强,「一买新课本,就一定要睇常识书。」她解释,常识科没有TSA/BCA的压力,校方能因应小朋友的兴趣设计课堂内容,甚至带学生到荔枝角公园、动植物公园等参观,让学生实地学习香港的花草树木,增强小朋友的兴趣,亦增强他们的学习动机。

Pancy指出,女儿的小学正推行融合教育,有感有特殊学习需要的学生,既要处理日常人际关係、学业的不足,更要应付TSA/BCA,相信他们会比其他小朋友更辛苦。

另一位家长Philip的女儿今年同样读小三,就读筲箕湾爱蝶湾官立小学。他记得,女儿读小一时,每天功课量高达12至16样,女儿每天须用4、5小时完成功课。虽然女儿性格乖巧、考试经常考前三名,但面对沉重的功课压力,亦不时「扭计」埋怨,「政府之前呼吁小朋友要做多啲运动,我觉得好荒谬,小朋友平时做完功课都差唔多要沖凉瞓觉,仲点做运动」、「当时放假觉得去郊野公园、离岛玩,时间上係好奢侈嘅事,最多都係去楼下玩,亦唔够胆安排课外活动俾佢。」

TSA争议近年获社会关注,Philip指,女儿的功课量由上年开始减少,目前功课每日不足10样,女儿只需2小时左右便能完成,空余时间明显增多。

Philip形容,这届小学生属较幸运的一群,「因为即使今年复考BCA,都会有社会关注,难度唔会太深,亦唔会即刻俾小朋友太多功课压力。」但他质疑,随着时间流逝,BCA渐渐不受外界关注,只会倒退回到几年前的状况,小朋友面对的学业压力将再次上升,「一日BCA成为学校互相比赛嘅擂台,之后嘅小朋友都係惨。」

除了家长,小学老师同样受BCA影响。目前在私立小学任教中文的罗老师表示,TSA/BCA的评估报告,会详细纪录应考小学的成绩在全港的排行位置,令不少老师承受极大压力。即使她任教的私立小学,中文科在BCA的达标率高达九成以上,校方仍会以「英文、数学科达标率100%」向中文老师施加压力。

她慨叹,受TSA/BCA试题影响,有时需要教授「老师都唔明有咩用」的题目,「例如阅读理解一定会考段落大意,但自己都唔明,究竟对理解整篇文章係有咩作用,但又要教班学生去理解。」她有感,学习语文原有更快乐之处,却因TSA/BCA的考试模式受限制,不仅令学生兴趣减少,亦需浪费学校资源教授「无谓」内容。

罗老师又指,有津贴、官立小学的老师向她表示,他们不时须自行设计TSA/BCA题目,让学生在课堂时间练习。除了要抽大量时间核对额外的试卷,他们更要利用午饭、课余等时间补课,追回因「操卷」而错失的课堂时间,工作量非常大,问题未有因为BCA这个「简化版」的出现而有明显改善。

她认为,只要TSA/BCA的考核制度继续存在,老师面对的苦况不会改善,「目标为本,我哋因为乜嘢去教呢样嘢?如果只係为应付考试,唔係教生活上需要嘅嘢,老师只会承受考核而来嘅压力,相信好多老师都会教得唔开心。」

上一篇: 下一篇: